精华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熱推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男人白净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我可以把桂柔给你,只要你不是贵溪楼的人。”
谢长鱼眼中闪过一抹猜疑,她可不信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地把桂柔让给自己。
她的手指拨弄着杯子光滑的外壁,问道:“你这么做的理由?”
男人上半身向谢长鱼倾斜一些,眼中隐隐有些玩味,“喜欢你这一点还不够吗?”
谢长鱼听了这话,就跟听到了笑话一般,什么狗屁喜欢,是喜欢吗?
她可不相信。
“公子,如果你和我谈合作的话,请你认真一点,我呢?不信什么喜欢不喜欢。”
谢长鱼喝了口茶水,甘苦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嗯,味道的确不错,她赞同地点了两下头。
于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反正是他请客,自己不喝白不喝。
男人眼睛弯了弯,“你不相信吗?”
“呵呵,”谢长鱼默默翻白眼,“我为什么相信啊,我凭什么相信你?”
“还有,说点实际的好不好,别说什么喜欢,你难道不觉得你口中的喜欢很廉价吗?”
她的话毫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杀人诛心。
谢长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男人,什么喜欢这种屁话再说一次,她也不会和这个男人合作了。
男人看出谢长鱼有些生气了,立刻求饶。
“好好,姑娘,我说点实际的吧。”
“你昨日带着桂柔逃跑的时候,我都看到了,半路劫走桂柔的人是我的朋友。”
谢长鱼恍然,男人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看来并不是在说假话。
她回想起那个男人的死相,很惨烈,现在想起来还不由得汗毛倒竖。
男人终于再没有平常的嬉皮笑脸,“我只想给我朋友报仇,桂柔我不关心。”
谢长鱼抬眸,认真地看着男人问道:“ 抱歉。”
男人温和地笑道:“没事。”
“一开始,”他看着谢长鱼,“我们的目标的确是桂柔,至于组织上为什么让我带走桂柔,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组织?
“什么组织。”
谢长鱼喝口茶水,才问道。
男人没有回答谢长鱼,反问一句:“你呢?”
“我?”谢长鱼抬起眸子,看着男人,他到底值不值得相信,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个男人应该不是贵溪楼的人。
熱門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鑒賞
她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了男人。
“既然你对我坦诚相待,我自然也不会对你隐瞒。”
谢长鱼直起身,吐出口浊气,“我是官府的人,调查的时候牵扯到了贵溪楼。”
男人脸上没有什么情绪,谢长鱼对他还是隐瞒了一下,毕竟这时相关朝廷的大事,不能随便告知别人。
“原来,姑娘还是官家的。”
男人脸上浮现出笑,“我记得,当官的没有女人吧。”
谢长鱼目光一冷,冷笑两声,“女扮男装不是吗?”
男人点头,“也是。”
“我那个组织,不能告诉你,和贵溪楼敌对,不过,我可以把桂柔让给你,其他的不能再告诉你了。”
男人还算是坦诚,这一点谢长鱼很满意。
她将杯子中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好,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吧。”喝完之后,她勾起唇角,笑容明媚。
于是,她和这个男人就开始了合作。
喝完茶水之后,男人带她走出茶楼,在这街上继续闲逛。
谢长鱼奇怪,男人说晚上的时候这里才是真实的,这样看来是要逛到晚上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熱推
她皱眉,说来,到现在还不知道男人的名字,她走在男人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哈哈笑了笑,说道:“怎么了,你现在开始对我好奇了吗?”
谢长鱼翻白眼,这家伙,她冷哼一声,表示对此不屑一顾。
“没有。”
男人无奈扶着额头,“你脾气还真是够差劲的。”
谢长鱼斜着眼看着他说:“哦,是吗,谢谢夸奖。”
“在下姓林,单字岚。”
林岚林岚,是个不错的名字,谢长鱼记下了,随后说道:“我叫小鱼。”
自己女扮男装取的名字不能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了,岂不是暴露自己是朝廷派来的事实了吗?
“你这个名字很随意。”
“因为本姑娘就是随意的人,林公子,请你自便。”
谢长鱼对他是毫不客气,
说话都不带拐弯的,林岚也是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一直在这里闲逛,不然就是吃东西,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谢长鱼吃的很饱。
她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看了眼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月黑风高,正是找人的好天气。
她吐出口浊气,抱着肚子,吃的太饱了,也不知道行动方便不方便。
现在外面大街上,亮起了灯笼,正条件上的灯笼连成一片,灯火阑珊,看着别有一番味道。
街上的人,比白天还要多上许多。
在走入人群之前,林岚从袖子中拿出两个面具,一人一个,强烈要求带上。
谢长鱼和林岚走在其中,在饭店里面看的时候,没有觉得街上的人很奇怪,现在看来,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他们还都带着面具,怪不得林岚一定让自己带着,原来是街上的让都带着。
她扶正面具,清了清嗓子,“你如果早和我说带面具,我也不会质疑你什么。”
林岚笑着没说话,谢长鱼也懒得再说什么。
白天的时候,街上摆着的摊子还卖着正常的东西,现在街上的商贩人手一个大笼子,笼子里不是野兽,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这些人有女人有男人,还有十二三岁的孩子。
谢长鱼看着笼子里衣衫褴褛的孩子,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怪不得是黑市。
这个时候,林岚的声音从耳畔边传来,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这还只是一部分。”
还是一部分!这个黑市,到底是谁在管辖,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地方!
随着人流,向街道深处走,除了卖人,还有卖武器,卖骨头,卖书籍的。
林岚提醒道:“这些武器可能都是摊主所杀之人留下的武器。”
谢长鱼的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她紧绷着脸,这些人都是法外狂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