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513 死老頭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如果按照以前,张凡绝对会头铁的直接去津河,然后问,我们的东西你凭啥想扣押。可经过一年多的院长生涯,张凡懂了很多。说实话,领导岗位真的锻炼人的情商。
有些事情,真不好说,如果张凡直接去问,人家也不说贪图你仪器多先进,人家也不说自家没有,就说你们目前没资质,就这一个说法,就能把你折腾的半死不活。
而且,很多时候,有些人就是我干不成,你也别想干成,而且这种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把事情的扩大化,最后弄成地方省份和部里顶牛的结局。这种结果,左右说起来,最后吃亏的还是茶素医院。
所以,这种事情,要办就必须快刀斩乱麻,一刀下去,斩断各方的手。不然,一旦闹大了,很是麻烦的。张凡没哪个心思一天天的和他们去纠缠。又这个功夫,自己还能做几台手术呢。
目前系统连外科的都没开全呢。
所以张凡先没飞津河,而是去了首都。不就是个拉帮结派吗,这事情欧阳言传身教了多少次,要是还没学会,欧阳估计都要发飙了。
“你们张院怎么去首都了?”医务处的小干事碰到欧阳后,欧阳问了一句,说来回的飞机票买好了没。
小干事说去首都的飞机票买了回来的还没买,张院不然。欧阳就纳闷了,“怎么去首都了呢?”
当然了,小干事哪里知道,目前医务处没了大头领,小头领,小陈和小王现在也不在家,所以医务处就成了摆设。
按照欧阳的想法,张凡不直飞津河,最起码也要去趟青鸟或者魔都吧。去青鸟就是找卢老,去魔都就是找他师伯吴老,结果张凡去了首都。欧阳皱着眉头寻思。
张凡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刚毕业的时候了,多多少少也有了一点朋友和人脉了。要是以前,张凡只能去青鸟摇大旗了,现在不一样了,老头们都老了,也该自己出来顶门户了。
张凡去首都首先去水潭子。
如果说华国的各大顶级医院,和部里关系不好的首推数字医院,然后下来就是顶级大学的附属医院,接着就是水潭子这种在一个学科已经走到巅峰的医院。
别看部里的老大能经常上电视,可他要是想见见这家医院的院长,都得提前预约,一点都不夸张。早几年,华国卫生部出了一个当外人士,当时大家诧异的嘴都合不拢了。
其实,都是老大不服老二,最后弄了一个大家都不觉得有危险的人上去了。他上去以后,各种的不方便,因为地下的大佬,他使唤不动。最后没辙了,算求,你们不听老子的,老子也不指望你们了。
因为这个部别看没好像没工业啊商业的风光,可这个部绝对是重中之重,早先的领导就不说了,都是从红色学校出来的,然后有一任直接是少将,然后紧接着这部出了一个铁娘子的副总经理。这绝对是肉不在褶子上的部门。
而这个现任的老头没辙,就在几年的时间,老头带着人走了一圈华国的基层医院,然后离任以后就专门去搞欧美同学会去了。最后弄的卫生部都换了名字,这就不扯了……
要打擂台,当然要找几个旗鼓相当的人士了。
中庸大学的校长不认识请不到,可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中庸的脑外主任还是能请的动的。数字医院的院长还是能见一面的,而且这老头还欠着张凡的人情呢。这时候不收债,等着他退休了就白瞎了。吃亏是不可能吃亏的,也没看看张凡的出身老师是谁。
第一站,张凡就去了水潭子。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可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老头几乎天天在手术室,要不就去外地飞刀赚钱去了。可张凡有他私人电话,离开茶素之前就给老头打招呼了。
老头不乐意见张凡。说实话不乐意见张凡。因为张凡落过他面子,人就是这样,虽然老头被张凡落了面子,可张凡真要来的时候,老头有心里痒痒的要等着张凡。
“我没时间,我明天就要去亚三!”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我是有事来求你的!”
张凡对上这种老头,他太有章法了,因为他的师父,他的师伯都是这种人,你一说个求字,老头有面子了。嘴上说着不接待不接待,可还是订了时间,专门要听听张凡怎么求他的。
张凡一下飞机,就有专门来接他。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乖乖,比水潭子院长都差不了多少的。随便给那个主任一交代,主任手里的各路器械商就给办了。
“张院,嘿嘿,您好,您好,老早就听过您的威名,这还是头一次见真人啊。我是GE的大区经理,主要负责华北这一片的,这次听说您要来,我是抢着闹着一定要来接您啊。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您言语,大事办不了,跑腿的事情,你就敲好吧。”
来人开着一辆低调的四个圈,可车的马力是真大,发动起来就如同是飞机一样,据说这车价格特别贵,一般公司里都是专门接待贵宾的。
“呵呵,谢谢了。主任在家?”说主任,两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在,在,在,听说为了等您,专门都推掉了好几个我们公司的专用器械飞刀手术。我是头次见啊,您面子可真大。”
这位估计是老首都,说话都如同再说相声一样,格外的让人受用,真的是搞器械的成功人士。
到了医院附近,张凡就下了车,坐车归坐车,说实话,这种车在医院出现太显眼,张凡没必要给人找麻烦。没见到好多医院在大门口就竖着一个牌子吗:拒绝医药代表进入!真不真假不假的,张凡就当他是真的了。
人家经理也客气,也不强行送张凡进医院。
进了水潭子,张凡看着医院从各地来求医的患者,心里说不羡慕绝对是假的。这是什么,这就是能力,为啥患者不去别的地方呢,因为人家不信任。
“不好好的当你的山大王,跑我这里来干嘛。我老头子能帮你什么忙。”老头一副判官的样子,妥妥的记仇小老头。
张凡笑嘻嘻的说,“您是骨科大拿,我有事,不找您,我还能找谁。”
“我可不是什么大拿!”话虽然这样说,可老头态度已经缓和很多了。能让张凡称大拿,他还是得意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不是和特种骨科合作了吗?”张凡话一出口,老头又脸黑了!
“怎么和欧阳一个样啊,说变脸就变脸,属狼狗的吗!”这个死老头,太特么可恶了。
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513 死老頭
“你想别急,我觉得我们茶素和对方合作,迟早会被人家吃掉的。”对方不接待自己,张凡下了飞机又和经理说了半天的话,早就口渴了,张凡一边说话,一边起身翻箱倒柜的找茶叶。
“你这么大的一个主任,怎么连个铁观音都没有啊。这是啥玩意啊!”张凡越是不客气,这老头越是受用。人就是这样,越是高位越是和他不客气的年轻人越发的少了。
“你别弄乱了,你别扔,你知道个蛋啊,这是人家送我的极品茶叶,知道吗在南方的一个湖边,就几颗这样的茶叶。”老头肉疼的,张凡如同翻垃圾的拾荒小年轻一样,在他的茶柜子里乱翻一气。
“你也信?你跟我去茶素,茶素满街小巷的茶楼里,都是这种传说级别的茶叶。”张凡翻着白眼和老头抬杠。
“你知道个啥。铁观音我喝不习惯,我给你要点。你别翻了,别打碎了。哎呦!你到底是不是院长啊!王亚男都让你给带坏了。”
老头看着张凡蛮牛一样的胡翻,都特么快心梗了。茶叶珍贵,放茶叶的陶瓷罐子也不是凡品啊!
“快把你好一点的铁观音拿过来一点。”老头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就开始打电话。
张凡故意闹了一会,两人总算是能心平气和的说话了。
“你不是怕特种医院吃了你,你是怕部里和中庸的几个人吃了你设备吧!”
“哎,怪不得说人老成精呢,手术做的好,脑子还好使,你说你让我们这些年轻人以后怎么混啊。给你当下属是不是特别难啊!”张凡拍着对方的马屁。
说话的当口,骨科脊柱一科的主任拿着铁观音来了,当他看到听到办公室里背着身子的一个小年轻和自己的大主任抬杠,汗都下来了,这是哪里来的神仙啊,也没听说主任有孙子啊,不是只有个孙女吗?孙女婿?也不对啊!
进门后仔细一瞧,“嘿!我当是谁呢,张院怎么来了。”
脊柱主任笑着和张凡打招呼。“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再津河吗?怎么上我们主任这里来了。”他是老实人,有话就说,不像是大主任那样油滑油滑的。
“嗨,这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开玩笑,满华国数,那几台设备谁家都没有,就你们家嘚瑟的卖弄,谁不睁着眼睛盯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