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唐時明月宋時關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九章 小團聚熱推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回到润州的府邸,看到熟悉的环境,想到这几个月的生活,当真如同梦境一般,他明白自己再也回去现代了,所以,决心要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
这里有才有名,有钱财有地位,有佳人环绕,有爱情滋润,苏宸骤然发现,在古代生活也是很奢侈的选择。
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权力,资产,地位,名声等,才能拥有其他男人所不能享受的荣华富贵,才名声望,否则,只是平庸之辈的话,恐怕生活都困难,也不会有任何佳人愿意多看你一眼。
这就是现实,古今皆如此。
所以,苏宸并不会生白素素的气,当初白素素冷漠对他,也是因为那个“苏宸”太不争气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男人自己纨绔不努力,也别怪女人看不上他。
杨灵儿走上前道:“苏宸哥哥,我要派人去通知一下墨浓姐和徐姐姐,她们这个月来过几次,可是都反复跟我提及,一旦你回来,就差人去通知她们一下,过来相见。”
苏宸有点苦笑不得,光看得着吃不到的佳人,整天待在身边,有啥用啊!用来锤炼定力吗?
“嗯,派人知会一声也行,就说我平安归来,她们来不来皆可,过几天过来也行。”苏宸并没有特别渴望,必须马上相见。
身边有了彭箐箐和灵儿陪伴,他也很知足了。
人多了,反而有点不自在,关系不好处理。
杨灵儿点头,派了两名家丁,去徐府和湘云楼,分别送去了消息。
什么时候过来,要看她们自己了,是否有事在忙,是否方便脱身之类的。
彭箐箐离开彭府,属于没人管制的状态了,笑着道:“就吃火锅吧,准备上等的牛羊鹿肉,再备一坛子美酒,本姑娘今晚要大醉一场,没爹管着太舒服了”
苏宸摸着额头去了后院,吩咐下人煮了热水,沐浴更衣。
半个时辰后,他穿戴整齐,一身淡青色的襕衫,头系纶巾,眉清目秀,活脱的古代才子气质,对着铜镜照了照,觉得还行,虽谈不上俊美,但也算秀气。
由于每日坚持习武,整个人变得挺拔一些,硬朗了不少,多出几分男儿气概。
走出房间,来到前院的时候,就听到主厅内,叽叽喳喳,几位女子谈笑的声音。
当苏宸来到门前,看到了里面多了几个女子,一身鹅黄色长裙的柳墨浓,丫鬟小荷,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徐清婉,贴身丫鬟梓欣。
“墨浓,徐姑娘,你们来了。”
柳墨浓和徐清婉看到苏宸的时候,都是眼眸一亮,露出笑容,起身相见。
“苏大哥!”
“以轩!”
称呼各不相同,却都包含了一些特殊感情。
一个柔媚炽烈,一个高贵大方。
苏宸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关心和情感,从二女身上散发出来,或许,这就是感情吧。
对于柳墨浓,他有过计划,可以日后娶进家门做妾室。
但是大才女徐清婉,却没有多余位置了,毕竟一发妻二平妻,三个名额都留给彭箐箐、周嘉敏、白素素了。
除非,他的身份可以不断提高,成为朝廷大员,有了爵位,女人都赐了诰命,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依次下去,不限于发妻平妻的限制了。
苏宸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跟二女打招呼。
“好久不见,都还好吧?”
苏宸说的轻松,但是柳墨浓和徐才女,方才听过彭箐箐讲解苏宸自打离开润州开始,到金陵途中遇伏险些丧命,然后在金陵城内,如履薄冰,几乎步步有杀机,实在太过危险了。
室内诸女听得一阵后怕,有觉得苏宸实在勇敢,胆识过人,不断逢凶化吉,救治了皇后和皇子,堪称奇迹了。
“苏大哥,这次你去金陵,实在过于危险了,接下来,还要去吗?”柳墨浓有些担忧地说。
苏宸微微点头,叹口气道:“这次参加完秋闱之后,过了年,要去金陵参加春闱,如果高中了,进士及第,就会留在金陵做官,一甲进士,会进入翰林院;二甲进士在朝中各衙门做京城小官;三甲进士,就要等待分配到各州府的地方去,从县城里的地方小官做起,这就是读书人的仕途之路,我要看最后的科举成绩吧。”
徐清婉以前总觉得苏宸故意隐藏才学,是不想进入仕途的,不在乎科举的,很有魏晋风骨,像竹林七贤一般,啸傲山林,嬉戏人间,不为功名所累,做一个洒脱的文人雅士。
就如同刘禹锡在《陋室铭》中所写到的句子:“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可是,今时今日,听到苏宸竟然也不免俗,在渴望通过科举为官,让她有些多少惋惜,虽然徐才女也希望看到苏宸进士及第,证明他自己的才学,却又不希望他过于醉衷于官途,参与党争,蝇营狗苟,迷失了读书人的初心。
“以轩也想平步青云,用几十年的光阴,在官场中勾心斗角,最终熬成朝廷要臣吗?”徐清婉盯着他问道。
苏宸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热衷权力之人,也不喜欢做官,可是,要实现一些理想,要挽救唐国衰亡的趋势,要让江南百姓更好的生活,以后我们不做亡国奴,不被宋军屠戮,我必须要站出来,做一些事,担当一些责任才行!”
他说的大义凛然,胸怀坦荡,倒是瞬间能够拔高了他的身姿,至少彭箐箐、杨灵儿、柳墨浓听得热血澎湃。
徐才女心情比较复杂,因为李唐的江山,是从他们徐家祖上徐温手里夺过去的,李昪当初可是徐温的义子,事后,尽管对徐家有所补偿,但也因此徐家嫡系再也没有任何作为了,变成了没有实权的闲散家族,空有一些虚衔爵位而已。
她也不知该不该对李唐抱以同情心,但对江南,徐才女还是有着浓厚的感情的。
听到苏宸这番慷慨言论之后,徐清婉轻叹一声,似乎先前有点误解了苏宸,没想到他的进入仕途的志向和目标,竟然是挽救社稷,拯救苍生,心中倒是更加钦佩了几分,大有“好男儿当如此”的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