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討論-第四百七十七章 原來你們是這樣的黑白無常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当即,由黑白无常亲自带队,护送着李念凡回凡间。
一路上,高月有些解脱,同时,秀美微簇,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李念凡好奇的问道:“高小姐,你爹有说是谁杀了他吗?”
高月摇了摇头,苦恼道:“已经确定不是阿牛了,只是依旧不知道是谁,不过……很显然是为了高老庄的仙人遗迹来的。”
“这样吗?”
李念凡眉头一挑,沉吟片刻,觉得现在是时候可以提点一番了,开口道:“高小姐,你可有怀疑对象?”
“怀疑对象?”
高月皱了皱眉,摇头道:“最近过来的人太多,我实在想不出是谁做的。”
李念凡提示道:“其实只要想通了对方的作案动机,就很好猜了。”
“作案动机?”
别说高月了,黑白无常都是一脸懵。
高人说话就是深奥,非常人所能理解。
李念凡继续道:“简单而言,就是好处,你仔细想想,既然要杀高老爷,那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嫁祸给牛妖,这对谁最为有利?”
“对谁最有利……”
高月沉吟,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她本来就极为的聪慧,此时被李念凡一点,顿时想了很多。
低声道:“李公子的意思是……杀我爹的人就是身边的人?”
是了,如果是外界来的修仙者,根本没道理去嫁祸给牛妖,八成对自己跟牛妖的爱恨纠葛也不感兴趣,而嫁祸给牛妖,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自己跟牛妖决裂!
至于最大的受益人自然是……
孙云!
高月的嘴巴微张,连忙抬手捂住,眼眸瞪大,其内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泽。
孙云一直在高月的面前献殷勤,而且不加掩饰,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其目的,同时也在高老爷的面前,表达过这一方面的想法。
只不过,那时候高月一心只想着牛妖,孙云没有一点机会。
高月依旧感觉难以接受,开口道:“不会吧,孙公子他是清灵山的少宗主,古道热肠,还替高家庄压下了很多野心勃勃的修仙者,我爹甚至还劝过我,让我接受他,他为什么要杀我爹?”
李念凡语气淡然,继续补刀,开口道:“高小姐,孙云的目标不一定只是你,也可能还有其他的,他帮你们挡住其他修仙者,不代表他自己就没有想法。”
高月的面色微微一变,“李公子的意思是他也是为了仙人遗迹?这……”
如果说之前李念凡说这些话,高月大概率是不信的,因为她一直把孙云看成好人,而且,清灵山一直庇护着高家庄,凡人怎么会去怀疑仙人。
幕后凶手居然从妖……变成了仙?
这也……太颠覆三观了。
黑无常直接开口道:“呵呵,这还有什么好想的,圣君大人说的话能错?听就对了!”
白无常也是连忙接口,马屁张嘴就来,“圣君大人的分析有理有据,入木三分,显然早已看透了一切,厉害,实在是厉害!”
这一波强行尬吹让李念凡非常的尴尬,但又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只能沉默,显得高深莫测。
黑白无常察觉到这是自己表现的一个机会,当即蠢蠢欲动道:“圣君大人若是觉得烦恼,我们可以动手,将孙云的魂魄给勾出来,此人狼子野心,死不足惜!”
李念凡抿了抿嘴,连忙制止,“这倒是不必了,还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再说吧。”
“以理服人,圣君大人当真是我辈之楷模啊!”
“圣君大人英明,大气!”
黑白无常又是一记马屁拍出,拍的自己的内心无比的舒坦,面带笑容。
还好自己最近对舔道刻苦钻研,有所进步,想来圣君大人会非常的舒心吧。
可惜现在还停留在硬舔阶段,还需要努力,啥时候能舔于无形,那就算是大成了。
高月在一旁目瞪口呆,懵逼加恶寒。
想不到你们是这样的黑白无常……
同一时间。
高家庄内。
孙云等人聚在一起,在最前方,还站着一名老者,老者的面色阴晴不定,显得有些失望。
恨铁不成钢道:“云儿,你太让为父失望了!区区一只小牛妖而已,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孙云苦涩道:“爹,我也不想的,谁曾想中途居然有人搅局,扯出一套牛角分公母的理论,就差了一点点啊!”
本来按照计划,牛妖应该已经成了替死鬼,然后他趁机安抚高月受伤的内心,花言巧语温柔体贴,抱得美人归,自此成为高家庄的乘龙快婿。
至于高家的仙人遗迹,一旦他成了高家的乘龙快婿,还怕找不到仙人遗迹吗?简直就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可惜……剧情没有按剧本走,甚是难过。
老者怒骂道:“废物!都是废物!找个牛角都能出错,我要你们有何用!”
众人寒蝉若惊,低着头不敢说话。
老者叹息一声,忧心忡忡道:“一旦牛妖被证明了清白,那我们的嫌疑可就大了!”
“师父,牛妖还被关押着,要不让我去……咔!”其中一人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咔你个头!现在杀牛妖,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老者对自己徒弟的智商感到很失望,摇了摇头道:“此计行不通,只能另想计策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当年猪八戒定然是在高老庄中留下了什么,只不过,一般时候不显山不露水,想要逼其现行,最快的方法就是……屠杀高家庄!但是,此计干系甚大,需要从长计议!”
孙云恨恨道:“都是那对兄妹坏我好事,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老者突然心头一动,开口道:“对了,你说那对兄妹身上带着机缘?”
孙云点头道:“绝对错不了!能让一个小小的散仙,在那么小的年龄进入金丹期甚至金丹以上的境界,机缘不小啊!”
老者眼中寒芒一闪,“那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了!”
恰在此时,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而来,敲响了房门。
老者眉头一皱,“什么事?”
弟子当即道:“回禀宗主,那个小女孩独自外出了,而且走出了高家庄,正在外面闲逛。”
“哦?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老者冷冷一笑,随口道:“派两名元婴境界的弟子过去,记住,我要你们做好神不知鬼不觉,外加万无一失!”
“遵命,宗主!”
当即,就有两人毛遂自荐,“此事简单,花不了多少时间,你们在此等着,我们去去就来!”
话音未落,便迫不及待的化为了遁光,飞了出去。
此时,囡囡已经来到了距离高家庄二十里远的一处山林之中。
这里地势起伏,有着几座低矮的小山,人迹罕至。
她正无聊的坐在一块大石上,晃动着小脚丫,苦恼道:“那什么清灵山怎么还没人过来,莫非我钓鱼又一次失败了?”
“咦?等等,鱼儿似乎上钩了。”
囡囡的目光看向远处的天际,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笑意,静静的等待。
不多时,两道遁光便如期而至,那是两名中年人,当看到囡囡时,顿时眼睛一亮,居高临下的看着囡囡。
其中一人冷笑道:“小女娃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这里荒山野岭,而你又孤身一人,居然还敢在此嬉戏!”
囡囡无辜的看着二人,眨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道:“怎么,莫非你们想要打劫我?”
“打劫?哈哈哈,哇哈哈哈……”
二人一同发出狂笑,眼眸中充满了戏谑,“你说得对!我们对你遇到的大机缘非常感兴趣,乖乖交出来,说不定还能留一条性命!”
囡囡的眼珠子咕噜一转,笑着道:“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们能追上我,我就告诉你们。”
“小女娃死到临头居然还想着玩,好,我成全你。”
其中一人冷冰冰的开口,不屑道:“跑,你尽管跑!”
“嘻嘻嘻,来啊,来追我啊!”
囡囡嬉笑一声,脚下生云,向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出。
“追!”
两名中年人想都不想,有如闻到了肉味的狼,眼眸发绿,闷头就追。
只不过,随着追逐,他们赫然发现,囡囡的速度居然不比他们慢多少,极难追上。
关键是,任由他们如何爆发,始终保持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其中一名中年人眉头不由得皱起,仔细的看了一眼囡囡,顿时心跳加速,头皮发麻,差点把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
同伴不由得疑惑道:“你搞什么?”
“她,她她她!”
中年人嘴唇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好似见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般,一副要被吓哭的表情,“她脚下驾的好像是……是云啊!”
驾云,这是只有成仙后才有的待遇。
同班全身一个激灵,刚刚追得投入,一时间没能察觉,扭头一看,顿时变体生寒,倒抽一口凉气。
这小女孩不是金丹,不是元婴,而是仙人?!
这,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如此啊!
我们居然牛逼哄哄的追着一个仙人跑了半天?
凉了,我们要凉了!
他们二人大脑一片空白,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字——跑!
然而,他们刚扭头,却发现囡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无聊!怎么不追了?”
“小人有眼不识仙子,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啊!”
另一人则稍微冷静一点,知道一味的求饶没用,颤声道:“误会,这是个误会啊!仙子,我们是清灵山弟子,师祖也是仙人,如今还入了天宫,成为了巡查天兵,自己人啊,仙子。”
“天宫?拿一个区区天兵压我?”
囡囡撇了撇嘴,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掌,笑道:“既然你们不追了,那就换一个游戏吧,你们能接住我一掌,就放你们离开!”
话音落下,她已然是轻轻的扬手,随后轻飘飘的向前伸出,横推而去!
轰!
有如狂风骤雨扑面而来,整个前方,强大的法力风暴如同推土机一般,碾压而过,所过之处,统统化为了齑粉。
就连不远处那座山,也被横推而过,直接抹去!
“哎呀,用力过猛,又破坏环境了。”
囡囡吐了吐舌头,“还好哥哥没看到,遁了,遁了……”
半个时辰后。
清灵山宗主亲自出现在了事发地点,看着满地的狼藉,面色阴沉。
“看来那小女孩的背后还有高人,说不定已经入仙了!来此的目的,八成也是为了猪八戒的遗迹了!”
老者的眼神闪烁,大脑飞速的运转,“看来此事必须得向师祖禀告了!”
……
李念凡的房间中。
“真的是清灵山的弟子袭击的你?”
高月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摇头叹息道:“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做这种勾当!”
“表面上的伪装,不过是为了取信于人,更好的达到目的罢了。”
这种伪君子,李念凡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诧异的看着囡囡,皱眉道:“你确定清灵山的老祖成为了天兵?”
囡囡点头,“绝对没有听错。”
这就难办了。
要不怎么说凡事都要拼后台呐。
若是此事自己私自动手,而不跟玉帝打招呼,那这就是不给玉帝面子,天兵虽然不算什么,但好歹也是神位,代表着天庭的脸面。
李念凡沉吟着:“也不知道高家庄这件事,那位老祖有没有掺和。”
“管他有没有参与,这家伙至少也得背一个教导徒孙不利的罪过!圣君大人不必考虑天宫的感受,我老黑现在就去查查清灵山的师祖是谁,直接将其魂魄给勾来!”
黑无常撸着袖子,已经迫不及地的想要表现自己了。
妈的,能够为高人分忧,想想都激动,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啊!
“不可,此事还是得去跟天庭通个气。”
李念凡自然不想因为一件小事而跟大佬们产生隔阂,凡事得慎重,又道:“还有,得想个办法,确定此事到底与清灵山的老祖有没有关系,不能错怪了好人。”
“以理服人,考虑周全,圣君大人当真是我辈之楷模啊!”
“圣君大人英明,大气!”
黑白无常立马又是一通尬吹。
高月则是长叹一声,俏脸上满是苦涩,“想不到高家的仙人遗迹却是引来了这么大麻烦,连仙人都要觊觎。”
白无常开口道:“高小姐,你有所不知,若真有定海神针或者九齿钉耙,那都是上等宝物,就连我等都不敢怠慢。”
高月瞪大着眼睛,这才直观的体会到,这宝物的重要性。
她犹豫片刻,对着李念凡道:“李公子,我爹跟我说,若是高家真的存在仙人遗迹的话,最可能的地方就是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