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改线
苏轼的次子苏迨的夫人是欧阳修的孙女,最近生完孩子,被一名叫王静奴的鬼魂附体,苏轼对王静奴说京师高人颇多,不如自去,傍晚他会烧佛法功德与他。
王静奴合掌而去。
不久后的一天,欧阳氏喊有贼,说是见到一个黑瘦青衣的老者。
这时苏迨家中老仆妇跳了出来,说道:“吾非贼也,是鬼也,就是之前黑瘦老者,这名老婆婆须得寄身与我作巫。”
苏轼赶来问了情况,说道:“你想多了,宁使其死,不使其出。”
老鬼说道:“功德可以吗?”
“不行。”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分享
“那给点酒食吧。”
“不行。”
老鬼投降了:“我只要一杯水!”
苏轼这才说道:“一杯水倒是可以,给他!”
老仆妇喝完水就扑倒在地。
这个中医也可以将之当做一类病症,予以治疗,称为祝由科,最是神秘,也是天师道的拿手绝活。
于是石薇去了一趟中牟,施展法术,自是人到病除。
精彩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鑒賞
所以天师道的东西苏油也整不明白,只能敬而远之。
突然想到个问题:“今天漏勺好像很安静。”
石薇笑道:“兄长娶了嫂嫂,他也该长大了。”
苏油坐起来,从石薇手里拿过扇子:“不行,我得去看看去。”
来到漏勺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人,转了一圈才发现漏勺在理工操作间里。
这里是制作模型的屋子,漏勺正在组装一个模型,好像是船用螺旋桨,不过有六片扇叶。
苏油摇着扇子进了房间:“漏勺你在做啥呢?”
漏勺说道:“发电机。”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相伴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蘇廚-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鑒賞
“哦……”苏油点头:“那这个就是水轮叶子了是吧?”
漏勺点头。
很快模型装好了,整个像一个扁圆的首饰盒子,正中间直立着一根细细钢轴,好似一个古怪的陀螺。
将陀螺头用管子套上安装到架子上,漏勺又在架子上接上电机模型,引出两根导线,接到了一个蜂鸣器上。
苏油笑道:“走吧,我们去做实验。”
苏家的水是井水,不过又被风力提灌设备提到井上方高高的水塔上,水塔里还有水位浮球,水位抵达最高处的时候,浮球又会拨动离合,断开动力,让风车空转。
等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水位浮球连接的杠杆会重新释放弹簧,离合齿轮重新与动力齿轮相接,又开始抽水的动作。
这套设备开封府里很多的人家也有,不过别人嫌麻烦,直接让水箱的水溢走就好了。
父子俩来到花园,苏油接好胶皮管子打开水龙头,电机开始疯狂转动,蜂鸣器“哔——”地一声响了起来。
“成了。”苏油笑道:“这是低压发电机的模型?”
漏勺点头。
苏油说道:“今天哥哥结婚,怎么感觉漏勺你不太高兴?”
漏勺问道:“哥哥会搬出去住吗?”
苏油将水停了:“这个看你哥哥和嫂嫂的意愿,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家的。”
“大宋律法本来是鼓励合族而居,和睦共处,不析财产的。可如今国情已经发生了变化,移民就宽已成常态,因此我是鼓励你们出去的。”
“但是你们就算跑再远,也是爹爹跟娘的孩子,而且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你哥哥也就一个月的假,听说准备带着你嫂嫂去访友。”
“之后回来,差遣多半就该另有安排了。”
漏勺又问道:“佣哥哥就是陛下?”
苏油笑道:“你怎么推断出来的?”
漏勺说道:“一直就在怀疑,今天确定了,佣哥儿能够冒充中官,只可能是皇帝陛下。”
苏油点头:“漏勺真是聪明,你和佣哥儿在学院相处得如何?”
漏勺说道:“挺好的,佣哥儿爱分我盒饭吃。”
嗯,可以理解,漏勺中午的便当可是非常丰富,惹赵煦垂涎很正常。
苏油笑道:“如今知道了佣哥的身份,该有的尊重就要有,让陛下对学习保持兴趣,就是你这个学习委员的责任,明白吗?”
漏勺点头:“明白。”
苏油说道:“你最近在开始读历史,当知天子乃孤家寡人,也当知天家亲情,在权势之前的淡薄。”
“仁宗、神宗、陛下,颇重情义,还有光献太后、太皇太后,也是如此。”
“可陛下兄弟年纪都还小,就你能成为陛下的好伴儿,因此让你和哥哥陪陛下读书,是太皇太后的意思,不告诉你陛下的身份,也是太皇太后的意思。”
“我们也知道瞒不住你,不过想着的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好在你还有很多年的学习时间,陛下亲政,你参加科举之前,就作为朋友继续相处吧,就像今天中午那样。”
“不过你要记得一条,就是今后不能将这段经历作为资本,对陛下提出任何要求。”
“你们这份友情虽然很特殊,但是依旧很宝贵,很纯洁,不能用利害关系来玷污,明白吗?”
漏勺默默点头,虽然赵煦对自己隐瞒了这么久的身份,他还是决定原谅他,做他的伙伴。
佣哥儿没有爹爹了,自己却有非常爱自己的父亲。
月华如洗,一夜之间,漏勺似乎觉得自己长大了。
……
次日清晨,毕观梳起了妇人的发式,和扁罐同来拜会公婆。
知道毕观害羞,仪式什么的就草草而过,大家恢复到几年前一家人一起吃早饭的模样。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討論-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改線
苏油问扁罐和毕观这个蜜月的计划,扁罐说道:“现在铁路已经修到了海州,我打算带观儿去海州看看大海。”
铁路往东修比往西修可是便利多了,开封向东过了徐州,按照原来的计划,是要转向东北,连通密州,登州,就是要沟通海陆两军,意图非常明显。
然而通到徐州之后,淮南东路转运使,守扬州苏颂上书,徐州至海州不过四百里,而徐州至登州足有一千里,如果将铁路改线至淮南东路的海州,同样可以达到沟通陆海的目的。
海州就是后世连云港,苏颂认为,铁路乃国家重器,所设非为一世一时,乃为了千秋万代。
徐州到海州土地平旷,而密州到登州需要开辟涵洞,无论建造难度、建造距离和工程造价都高出许多,请改线海州。
此议在朝中再次掀起波澜。
铁路的大功效如今已然凸显了出来,不再受雨雪水位的限制,货通东西,一日千里。
如今一节车皮可以载重二十吨,一列火车能拉三百吨货物,也就是六千石。
这就是让陆运有了水运之利,而无水运之弊。
苏油堪称铁路专家,通往海州的铁路虽然的确也已经勘测完毕,不过竟然被老宗兄质疑,还是在成为首相后不久,在都省联席会议上,很多朝臣的脸色就有些意思了。
苏油已经挨过苏家人好几飞刀,大家真是为国相争,不顾私情。
要是在后世现代,铁路先照顾江苏省不照顾山东省,只怕山东省要闹得不可开交。
然而京东东路转运使鲜于侁却开心莫名,上书表示完全赞同苏颂的意见,他京东东路不急。
鲜于侁的行政能力其实一般,但是至少是合格,司马光将他放到那个位置上,是因为鲜于侁对百姓很宽仁。
苏油在咨询了铁路局,军机处之后,大家发现苏颂提出的线路改进意见非常具有合理性。
铁路先通海州,可以先省下六百里,打通海陆联系,解决当务之急。
之后再从海边通密州、登州,最后全长总造价虽然会因此多增加了三百里,但是那是在数年之后,而且多连接了一个优良的港口。
北通登、荣、胶、燕、南连通、泰、江、淅,连云港其实也不错。
鲜于侁虽然是出于宽缓民力的考虑才附和了宗兄的建议,然而却算是歪打正着。
于是苏油从善如流,采纳了苏颂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