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52章 裂痕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前任小姨子?
尼玛!
听起来,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我是和米露离婚了,但仍喜欢和米菲关系如从前。
我仍是姐夫,她还是小姨子。
而未来,还要肩负照顾她责任,这是对米菲的负责,也是这些年来,我潜意识习惯。
可问题是,照顾也不能胡来。
不能在由李柔胡闹,我给出意见:“那个什么O2O的,这玩意在白酒圈行不通。”
“哦?”
听到我反驳,李柔并没显现惊讶,依旧懒散中靠沙发上,也对我的话爱理不理。
这女人…
哎!
和我一个毛病,一旦认定某件事,很难听人劝。
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李柔,你在圈里这么些年,应该了解基本行情吧!”
“当然。”
“我承认,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可白酒有自己的发展标准,创新不是不行,但不属于你。”
“是吗?”
“风险高、投入大,结果会得不偿失。”我说出这句话。
意思,足够明显。
精彩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52章 裂痕讀書
李柔是富婆,但放眼全国范围,有一说一,但在白酒圈中,也不过是地区性影响。
冒然走新的途径,资金、实力不允许。
而和曹铭硬杠后,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定损失,再者,收购石府已经是李柔极限操作。
关于这些,她说:“不用多言,现实情况我了解。”
“那…”
“叶飞,我对你挺失望。”
“啊?”
“冒点险而已,我都不怕,你叽歪什么?”李柔目光中透有失望,以及不屑之意。
靠!
为你着想是我的错?
不悦中,我连续开口:
“什么O2O,还线上销售、线下配送?还要我小姨子,给专门创造一款APP软件?”
“扯蛋!”
“有几个人,在网上买过酒?
就算买,还要先下载个软件,有那闲空,下门溜一圈,在门口小卖店买瓶酒,还能侃会大山,多好。”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 南向北-第152章 裂痕相伴
我的话,有些偏激。
这里面包含怒意,但更多是担忧,就这,还是我刻意压抑。
有些话,没说。
当年李柔就是冒进,一口气大投入代理数款高端白酒,最后功亏一侧,导致了…
哎!
导致她被刘总威逼下嫁曹铭,也间接促使叶威自尽。
这是,血的教训。
但这些,我没有勇气说出,只想阻止李柔,重复曾经的的坎坷。
可没想到,和她首次分歧的裂痕,会如此巨大。
这不!
已开始不满的李柔,没有恶言相向,只说出一句话:“石府是我的,未来我决定。”
“可…”
“叶飞,你有建议权,也仅此而已。”打断我话的李柔,又一次展现出傲人之态。
她的话,已不是刻薄。
而是…
哈!
就在中午,张威还明里暗里嘲讽我小白脸,我不介意,因为觉着和李柔是合作、是情人。
更是,志同道合。
然而现实,就如现在。
我们虽同居,但房子是她的,而我只是人在屋檐下,或者,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一时间,我不在开言。
而她,又给我留了丝情面:“我承认,和米菲谈合作,多多少少是看了你面子。”
“……”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52章 裂痕分享
“看得出来,你对她很重视,也本想把这事交给你…你也知道,她瞧我不顺眼。”
“那就换个合作方吧!”我,给出建议。
“哦?”
“米菲要知道是受你照顾,以那丫头犟脾气,能合作的话,我叶字倒过来写。”我道。
米菲工作室刚开,需要帮忙,但不能是这样。
但这时在一旁吓得不语的小兰,开口了:“哥,嫂子看面子,但更多是看能力。”
“什么?”
“米菲很厉害的。”
“那丫头…”
“哥。”不待我说话,小兰竟然直接呛了一句:“你该睁开眼,去看看外面世界了。”
“……”
“你可以有自己意见,可你让嫂子解释了吗?”
好看的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52章 裂痕展示
“啊?”
“从刚才开始,就是你在这自说自答。”皱起眉头的小兰,面对我首次坚定起来。
但她的话让我,很不舒服。
大人说话,你个小妮子插什么嘴?我和李柔都这样了,胳膊肘,还往外拐是吧!
然…
不等我开训,李柔有把话接过来:“小兰,不用解释。”
“可我哥他…”
“没事。”
優秀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 txt-第152章 裂痕推薦
两句话,将小兰安抚后,李柔目光看向我道:“叶飞,我不想和你做没意义争执。”
“切!”
“不服是你的事,不如分开。”
“什么?”
“你专心当下和曹铭的事,未来…呵,生死我命,就由我自己去承担吧!”李柔给出建议。
也明确了,属于我的责任。
用我,是对付曹铭。
这样一来,确就没了争执,但同时也会在我们心中,无形中树立起一道墙壁来。
她的事,我无权过问。
以此类推,什么结婚、努力爱上对方,不过是李柔弥补空虚的消遣。
哈!
苦笑着,我向卧室走…
不!
没走几步,转身来到门口,也对李柔做了反击:“李总,这是您房子,我住这不合适吧!”
“叶飞,别闹。”
“别介!”
“别较真,我只是以事论事,这和你我感情无关。”李柔说话间,情绪已有了缓和。
这…
罢了!
门不当户不对,还是别做无意义幻想了。
开门,离去。
这是我和李柔建立另类情人关系后,首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尊卑有别,这就是现实。
一条绳索上,怎么都好说。
可变成了两条绳,我只能是依附,若不然,只能是离开。
小白脸这口饭,真心不好吃。
“哈!”
想着这些,还穿着拖鞋的我乘电梯,来到楼下时尴尬一笑,刚出门急,没带手机。
而钱包什么的,好几年前就没在用。
不想在上楼,也就是说,我只能睡在面包车…
靠!
车钥匙,也没带。
站在瑟瑟秋风中,一时间懵逼起来,今晚怎么办?想要面子的话,就得露宿街头?
还是说…
脑子里,冒出个想法。
与其在街头冻着,真不如走上两站地,回到家…不,去米露家中,热乎上一晚。
在那里,她会很温柔。
或许,还会用不熟练的厨艺,为我熬上一锅热汤,肯定不好喝,但最起码真实。
再者!
还能守着女儿,陪她在看一集喜羊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