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二 殃及池魚熱推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干杯!”
大家一起举杯,庆祝我重新踏入社会。今晚的这个局,是希亚替我攒的。“下周你就又多了个身份啊,当然得好好庆祝一下了!我的温老师!”
“起开!别拿我开涮啊!”
“真是好奇,你怎么会去小宝之上上托班的那个地方去做托育老师呢?照顾孩子可是需要有很大的耐心和爱心的,爱心嘛,你一直都有,可是你能天天忍受得了一群孩子整日得哭嚎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喜欢孩子而已,所以那天商场遇到小宝托班得园长,她就那么随口一问,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答,结果就,”我有些不好意思。
“你有证?”
“没有啊,”我小声说。“等我适应一段时间,我去考。”
“无证驾驶啊?那你…”希亚大声,我急忙捂住她得嘴巴。“那你就不怕被家长发现了?”
“托育机构,乱象丛生,大部分从业者好像都没有相关证件,那个园长说的。”
不一会儿,薛瑜和欧阳,萧邦,许飞,薛雪和依依,姜航,他们一一到场。“老公!怎么现在才到啊?”希亚撒娇。
“有事儿,耽搁了一会儿。”姜航很不好意思的说。“那什么,温贝,先恭喜你了啊!”
“还嫌不够累?干嘛非要去工作呢?又不缺那点钱,”萧邦小声嘀咕。
“她才不要你管!”尽管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和希亚听到了。“老板,人家温贝现在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就少管啊!你呀,只需要每月按时打小宝的抚养费就好。”
“就是就是,最好啊像某人一样,每年翻倍!”薛瑜笑着说。
“你翻倍给你女儿抚养费啊?”希亚听出来了,当着众人面儿,生气的质问姜航。
姜航默不作声,端起面前的水杯喝水。
“希亚阿姨,爸爸给我钱花,你是生气了吗?”依依小声问。
“没有没有,依依啊,希亚阿姨才不生气呢!爸爸挣钱,就是给依依花的呢!希亚阿姨不生气的奥,乖乖!”希亚从不认为她是拆散薛雪与姜航的那个三儿,但是在她心里,对依依这个小女孩,她却有着愧疚与自责。
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二 殃及池魚相伴
“你怎么想到去托儿中心工作了?”大家互相聊着别的,许飞像是落了单,凑近我问。
“在家闲着实在是太无聊,就想着找一份轻松些的工作,”我笑着答。
等菜时,大家互相畅聊着最近的所见所闻。欧阳电话响起,他起身去接电话。很快,他一脸严肃,“小瑜,快,店里出事了!”大家闻声色变,一个个的都紧张起来,“出什么事了?”萧邦忙起身,紧随其后。
“我也去,”许飞说着,也起身欲离开。
“那个,小贝,实在对不住啊,我们,我们先过去了,你们吃,你们吃!”薛瑜一边不停的表达着自己的歉意,一边匆匆离去。
“怎么回事啊?不会是谁死了吧?”希亚说。
“别瞎说!”姜航生气道。
“我只是瞎猜而已,至于那么生气吗?再说了,他们就算是出了天大的事儿,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希亚生气,“哦,我忘了,还有薛瑜呢,前小姨子呢!这么一说,多少还是有些关系的,你担心也是正常的呢!”
“希亚!”姜航生气,“过分了啊!”
“怎么?姜航我告诉你,我可不是薛雪啊,你最好掂量下自己在家、在公司的位置!我这一直憋着气呢!我问你,你凭什么擅作主张给姜依依的傅燕飞翻倍?你现在的每一分收入,都是夫妻共同财产!你把这个小家庭的钱财往外送,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她不是外人,她是我女儿!”
精彩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三百七十二 殃及池魚看書
“那又怎样?”希亚的暴脾气,终于忍到薛雪、薛瑜、欧阳和依依离开后,追着姜航质问个没完没了。
“希亚,别这样,今天你们是来给我庆祝的,这样,给我个面子,好好吃饭,别吵了,行吗?”我试着安慰希亚。她是个率真、耿直的女人,她的心里,是藏不住任何事情的。
“要不是今天温贝在这儿,我跟你没完!”希亚生气极了。夫妻,哪有永远和和睦睦的呢?女人和男人,一旦过起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凡人生活,总免不了吵吵闹闹、磕磕碰碰。
姜航看着我,一脸尴尬与歉意,“对不起啊,温贝。我们两口子不该当着你面儿为这些琐碎事吵吵嚷嚷的,实在对不住。这样,我自罚三杯,你随意。”说着,他端起酒杯,咕嘟咕嘟一连喝了三杯红酒。
“快吃菜,”我示意姜航自己夹菜。“你也吃,咱们等会儿去那边看看,我这心里慌得很。”
“你慌什么啊,又不是你家的事。真是多管闲事。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可不去。”希亚明显还在生姜航的气。
“那个,等下我与你一起去。”姜航看着我说。
“你敢!”希亚将筷子一摔,“不吃了,回家!”
“去追她,我这儿没事,快去!”我催姜航。他起身,一脸歉意,“对不住,实在对不住。”
他们走后,我叫服务员拿了许多打包盒,我将菜一一打包好,拎着,结了账,叫了辆车,往欧阳画室去。
“那条街现在很拥堵的,要不您在前面那个路口下?”
“行,谢谢您。”
“不客气。”
一下车,远远的就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消防车的鸣笛声,还有警车的鸣笛声。月十往前走,我就越觉得心慌。“哎呀呀,这下可算完了,关乎到几个家庭的命运啊!”
“就是的呀,当初不是说咱们这儿的商铺是不允许做餐饮的嘛?这下好了,雷爆了。”
“他们自己店,损失自负。可是隔壁那家培训班可是惨了。人家孩子送来时候好好的,这下子,那么多都被送到医院去了。你说,这老板也够倒霉的,几年挣的钱都不够赔的。”
“哎!但愿孩子们都没事。真是可怜啊!”
警戒线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我听了他们的非议,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会吧?这可是欧阳与薛瑜后半辈子的心血。薛瑜可是把全部家底都压到这家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