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十三章 行道皆負承推薦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神气分身在玉京停留了两日,将元都一脉的事机都是处理妥当,两万余名元都弟子被分别送去了内外各洲宿。
瞻空道人看到诸弟子俱是安排妥帖,也是心中放下了一件大事。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十三章 行道皆負承閲讀
如今元都一派算是完全归入天夏了,自此之后,除了他门下还几个弟子还需盯着,也不必再为元都之事牵挂了。
因事机已毕,玉京三位镇守也是各自告辞归去,玉航道人临行之前,开口相邀张御与瞻空二人过去盛日峰,不过被二人婉拒了。他也不以为意,一个稽首之后,便就化云烟散去。
倒是白真山主邓景在离去之前,张御思索了一下,对其传有一语,后者对他一点头,也是一个稽首,旋即身影化光不见。
这个时候,玉京方向有一驾法器飞舟过来,须臾就落到了两人面前,飞舟之上出现一朵祥云,下来一名望着三十上下年轻修士,不过其人却是身着天夏官吏袍服。
到了近前,这人对着张御和瞻空二人恭敬一礼,仪姿优美,稳而有度,道:“天礼部都令使郭占,见过张廷执,瞻空观治。”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笔趣-第十三章 行道皆負承
天礼部统管天夏本土礼制法度,权威甚重,并且也是六天部中与玄廷联系最为紧密的一个部署。
玉京之中,除了几位大摄、宗匠可以直接递呈书上玄廷之外,也只有天礼部拥有上下传递话语的权柄了,并且其还负责玉京与各域玄府的沟通,所以此部之中有着大量的修道人,且有许多还与玄廷廷执有着一些渊源。
张御点首为礼,道:“郭都令来此何事?”
郭占躬身言道:“下吏奉主部和几位大摄之命前来一问,张廷执此行是否要入玉京行令,玉京也能做好安排。”
张御道:“我此来非是往玉京巡查,只为安抚分理元都一脉修士,就不必要惊扰玉京子民了,郭都令就如此回告崔主部和几位大摄吧。”
郭占恭敬道:“是,下吏遵谕。”他拜有一礼后,踩祥云回到飞舟之上,就此退去。
张御望着飞舟逐渐远去,虽然郭占是修道人,可他一眼能看出,其人至多也就是在第二章书的层次之中,并且气息散乱,平日一定是疏于修行,显然这是把心思花费了在部中事务之上了。
不过这等选择也没什么不好,并非人人踏上修道之途就是为了求道的,也有追逐名利的,毕竟只有到了玄尊,并在上层潜修,才能与岁寿不磨,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此事的。
按照修持之理,哪怕你到寿数最后一刻,只要自身不弃,那么或就可能等来那一线机缘,所以许多修士往往坚持到了寿消之时,而能早些时候认清自身,果断放弃道业,那也是非常有勇气的一件事。
精品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笔趣-第十三章 行道皆負承看書
瞻空道人这时感慨道:“大事已了,今后我却是可以不必再顾看这些后辈,只顾自身修道便好了。”
张御道:“观治是要回上层潜修么?”
瞻空道人笑道:“我哪里是闲得住的人,过去我只在天夏疆域之内走动,如今或会带着弟子去域外游转一番。”
张御知他有元都玄图之助,无论去得哪里都是方便,且元都玄图有时候也能于传讯,关键时刻也能交流,他道:“既如此,御还要拜托观治一事。”
瞻空道人道:“廷执请说。”
张御道:“近来浊潮可能有起复之象,各方异事层出不穷,天夏疆域内各洲宿我自可监察,但是域外一时顾及不到,那里或可能会有异动,观治若是去到那里,还需劳烦观治游历之时能多加留意。”
瞻空道人神情严肃了些,道:“我既得观治名位,行走之间,当会多多加以留意,若有异状,会及时告知守正。”
张御道:“那就拜托观治了。”
两人再说了两句,瞻空道人便就与他别过,天穹之上阴影遮来,随即一道金光落下,人便化去不见。
张御倒是不曾急着离开。前次来的时候,因为玉京、翼空两处的守正驻地是在海上,所以没有靠近此处,这次既然来到了这里,准备见去去这里的两位故人。
他自身不动,一道化影飞去,霎时来至白真山的灵妙玄境之外,过了一会儿,桃定符和聂昕盈二人就自里出来,见了两人,他拱手一礼,道:“桃师兄,聂师姐,许久不见了。”
桃定符很是洒脱,并未因为他身份不同而态度有所变化,抬手一礼,道:“师弟有礼了。”
聂昕盈也是万福一礼,看了看张御,道:“不想昔日一别,再见师弟,如今是廷上廷执了。”
张御此刻意念一动,周围景物变化,心光自成一域,变化出亭台流水,案几茶盏,他请了两人坐下,待落坐下来,自有茶水自天注来,落入杯中。
他道:“我今日去往元都派中将诸弟子分散去往各洲域,元都派在此算是正经归入天夏了。”
聂昕盈道:“方才也听老师说起此事了,”
桃定符笑道:“这般极好,免得以后再跑出一堆人来认我做师长。”
聂昕盈轻笑道:“师兄可是光想好事了,若认了那些后辈,难免要给后辈好处,一句‘师长’可也不是白叫的。”
桃定符一笑,他看向道:“师弟,此等事,可要与我那些其余同门说一声么?左右我在玉京也是待的久了,也想出外走动走动,倒就可顺道做了此事。”
聂昕盈道:“诸位同门个个厉害的很,谁会担心受怕?梅师妹么?梅师妹可是一直待在荆丘上洲安然无事,前番事机半分未曾影响到她呢。”
桃定符道:“此事毕竟与诸位同门都有关,说一声总是好的。”
其实他们对元都派实际没什么牵挂的,以往就没有回过山门,算不上元都门人,若不是元都一脉当初非要他们归去,他们恐怕一直不会与元都有什么牵扯,但是以往同门之间却是有着不少情谊。
张御道:“师兄是准备出外游历么?”
桃定符感叹道:“在玉京住了这许久,也是得了许多好处,这闭关潜修倒不见得比斗战游历更是来好,如今我见各洲都在召聚修道人出外镇守驻地,我也是打算择一地应募,以了过往承负。”
修道人越往上走,就需要更多的修道资粮和功法道书做参鉴。玉京虽没有真正的玄府,全是交由三位镇守,可是玉京所具备条件却也是其余各洲域无法相比的,他这几年来在此修行,自感精进颇大。
在以往他可以如闲云野鹤一般往来,那是因为自少跟随荀季在外修炼,一切悉俱自足,那么外间诸事可以不作理会。
可如今受了这些好处,那自也需作出回报。
张御这时伸手一拿,便见青气下落,便有两根枝节来到了手中,他将之分别交给了聂昕盈和桃定符,道:“桃师兄、聂师姐,此是益木枝节,可助我辈修持,亦能用于防身,两位不妨收好。”
聂昕盈道:“这是师弟在守正驻地立的那一根青枝了吧?此物我便收下了,日后师姐若是修道有成的,一定是向着师弟的。”
桃定符也是洒然收了下来,拱手道:“那为兄便承师弟之情了。”
超棒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第十三章 行道皆負承展示
就在三人说话之际,玉京之中,天机总院之中,矗立着一座浅灰色外表,整体呈现椭圆形,上下混融一体天机广厦。
大宗匠魏山坐在广厦上端的舱台之中,此刻他方才从长达四日的睡眠中醒来。
他已是一百五十余岁了,为了保持旺盛精力,隔一段时间就需用沉眠来进行恢复。他隔着琉璃墙看着玉京城外光亮,问道:“玉京城外那里光亮如此之盛,发生什么事了?”
身后的一名中年师匠道:“回禀老师,听说是玄廷张廷执到来了,所以三位镇守都是前往相迎。”
“张廷执?”
魏山神情一凝,沉声道:“可是那一位么?”他身为天机部宗匠,地位尊崇,亦能呈书去往玄廷,所以前些时日玄廷通传,他也是知悉的。不过关于张御之前作为,他也只是听闻过一些相对片面的消息。
那中年师匠回道:“许就是那一位吧。”
魏山皱眉道:“如今这个时候,来者不善啊。”
在他印象之中,这位是较为敌视造物的,在青阳的时候,可是带着一众修道人封闭了天机院的。
而前些时日天工部分才收到玄廷传报,要求配合各洲建立驻地,现在正好是造物向外扩张的好时机,这个时候这位却是突然来至玉京,并且还是将两万多修道人分散到各洲,这事实在容不得不他不多想。
他心中寻思着这是不是涉及到了诸廷执之间的争斗,毕竟大摄之间也是时有不同政见,想来廷上也是如此。
他忖道:“不论如何,玄廷大策已是定下,这位便是反对,也挡不过大潮。”
想归如此想,可心中仍是担忧,一位廷执的能量他是非常清楚的,越是到他这个位置的人感觉越是明显,现在这位廷执就在玉京之外,也是给他带来了十足的压迫感。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他吸了口气,对中年师匠道:“准备册书,我要写呈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