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笔趣-第三百八十四章 戴罪立功看書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本君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再一次倒戈相向,若是本君放过了你,到时候你突然叛变,本君岂不是腹背受敌?”
白洛辰陡然拍岸,打断了他的话。
那一掌拍的极重,冯玉堂被吓的身体猛然一震,抿紧了嘴唇,不再说话。
却依然保持着身体笔直、上半身微微前倾的姿态,毫不回避地凝视着盛怒的白帝,眼神并无半分动摇。
“臣当时只是一时糊涂,只要帝君再给臣一次机会,臣为了帝君,为了朔月国,愿意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冯玉堂眼神坚定的看着白洛辰说道。
“就凭你的片面之词,本君如何能信你?”白洛辰冷笑了一声,“本君总不能为了你堵上整个朔月国万千子民的性命吧?”
“帝君若是不信,可以让臣吃下这个。”冯玉堂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恭敬的递到了白洛辰的手里。
“这是——问心蛊?”白洛辰低声说道。
“没错,正是问心蛊,只要臣吃下问心蛊,若是臣对帝君您存有二心,马上就会被问心蛊吃的只剩一副皮囊。”
冯玉堂一脸平静的说道,仿佛说的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般。
“你竟然愿意吃下问心蛊?既然如此,当初为何又要答应白翼国的人来刺杀本君。”
白洛辰低声问道,眼角不经意的看着冯玉堂。
“当时是臣一时鬼迷心窍,臣生是朔月的人,死是朔月的鬼,理应以朔月国的为重。”
冯玉堂一脸正色的说道。
白洛辰一脸平静的看着冯玉堂,端起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并没有说什么。
“帝君,不是臣舍不得自己的这条小命,实在是大敌当前,欲攮外,先安内!
事有轻重缓急,帝君当以天下为重啊!”
冯玉堂一脸凝重的说道。
“好!只要你愿意吃下问心蛊,我就姑且再信你一次,若是你敢再次叛国,我一定会诛你九族。”
白洛辰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说道。
那一瞬,冯玉堂注意到帝君已经将称呼从代表无上权利的“本君”,改成了随意的“我”,他终于呼出了一口气。
他微微一躬身,将手中白瓷瓶里的问心蛊倒了出来,那是一只通体浅粉色的虫子,只有大米粒一般大小。
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一口就将那只问心蛊虫吞入了腹中。
“帝君,这是问心蛊的母虫。”冯玉堂说完,将另一个白瓷瓶递到了白洛辰的手中。
非常不錯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愛下-第三百八十四章 戴罪立功看書
问心蛊的母虫,就是控制吞下问心蛊虫之人的。
若是吞下了问心蛊之人背叛了,握有问心蛊母虫之人,就会被蛊虫吃掉血肉骨骼,只剩下一副皮囊。
“冯玉堂,你给本君记住,若是你敢再一次叛国,本君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退下吧!”
白洛辰挥了挥手,似乎并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
“你退下吧,本君乏了。”
白洛辰一脸疲惫的说道。
冯玉堂叹了口气,只道了一句:“是。”
便退了出去。
当冯玉堂走出大殿以后,偏殿的大殿内便陷入了彻底的死寂。
白洛辰冰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望着案上精美的鎏金凤凰灯,叹了口气:“为何本君最信任的人都一个一个的背叛了本君。”
“帝君,若是你愿意让我守在你身边一生一世,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兰雪婷看着白洛辰一脸的真诚。
“别说了!本君此生只会爱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林清婉,除了她,本君不会再喜欢任何人。”
白洛辰不悦的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那我就给帝君分析一下,现如今朔月国的形势。
现在,无论朔月国发生如何紧急的情况,您都不能让罗将军的大军从北海上撤回!”
兰雪婷眼神毫不躲避的说道。
“为何?”白洛辰反问。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倘若您让罗将军的大军从北海上撤回。
不仅北海多年来的战果会瞬间化为乌有,海上屏障一旦撤离,白翼国的群狼更会蜂拥而入,到时候南渊和东黎的联军再出手。
朔月就会内外交困、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
兰雪婷认真的说道。
“……”白洛辰安静地听着兰雪婷的这些分析,脸色阴晴不定。
“帝君若想成就永恒的霸业,其实事情并非不能两全。
只要帝君交出九转神玉与北凌国联盟,我们北凌国自然会全力支持朔月国在北海上的战争,先协助帝君灭除外患。
再协助帝君对抗南渊国和东黎国的联军。”
兰雪婷见白洛辰不说话,便继续道,并且耐心的解释。
“那你觉得冯玉堂会不会真心协助本君对抗白翼国人?”
白洛辰看着兰雪婷问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起點-第三百八十四章 戴罪立功讀書
“他若是真心想要悔改,配合帝君的话,此事自然可以事半功倍,”兰雪婷叹了口气说道。
然后她眉头紧皱,忧心忡忡,“但是,冯玉堂此人虽然表面效忠帝君,然而此人贪恋金钱地位,未必真的可靠。
而驻守夜城的十万晓骑军的统领秦明又是冯玉堂昔年战场上的刎颈之交,对其忠心耿耿,若是现在杀了冯玉堂。
缺少了冯玉堂,帝君若想发起战争之时,只怕没有足够的人马可以控制局面了。”
“该死!”白洛辰沉默了片刻,狠狠地一掌拍在了案上:“冯玉堂也算是和本君一起出生入死过来的人了,为何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竟然叛变起来?”
“帝君息怒,世人都经不起金钱和权势的诱惑,上次我给帝君的听铃,帝君也听到了。
白翼国开给他的条件实在太诱人了,他会动摇也是人之常情。
既然他肯吃下问心蛊虫,估计他也是真的想要改过自新。
帝君不妨再测试他一下,若是没什么问题,再委以重任。”
兰雪婷看到白洛辰眼中的愤怒,不由安慰他道。
“希望如此,”白洛辰皱眉,“冯玉堂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若是杀了他,本君倒是真的有点舍不得。”
“联盟一事,本君会好好考虑的,本君有些累了,明日再与公主详谈吧!”
白洛辰说着,用手揉了揉有点疼痛的额头。
“好!那帝君先休息吧!希望帝君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兰雪婷说完,就退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