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仕途紅人-第328章拍賣會內幕熱推

仕途紅人
小說推薦仕途紅人仕途红人
慕容平继续解释道:“第三个好处,就是帮助一部分人把钱洗白。拍卖公司得到高额佣金,拍卖者与竞拍者把钱洗白了。”
拍卖公司利用买进卖出赚取利润,张峰是理解的。
利用拍卖活动来进行融资和把钱洗白,张峰并不清楚,毕竟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根本不知道里面的内幕,现在看来自己需要补课的内容很多。
正经起来的慕容平倒是象个学者,张峰并没有进行发问,而是象学生一样认真地听讲着。
慕容平便继续往下说道:“为了抬高拍卖价格,拍卖公司事先会在邀请的贵宾和普通客户里面安排好竞价的‘托’,在活跃拍卖气氛的同时,顺便抬高拍卖价格。”
“这种‘托’,竞价到一定程度后,便不会再参与竞价,防止拍卖物高价落入自己手中。”
仿佛是在验证慕容平的话,宣德炉的竞价此起彼伏,拍卖价格一路高涨到了270万后,参与竞价的声音才开始变少。
宣德炉拍卖价格达到300万元后,便没有人再进行竞价。
沉默一会儿后,李清喊道,“300万元,第一次;300万元,第二次;300万元,第三次。”随后敲下了拍卖锤,“成交。祝贺这位拍卖者。”
100万元的起价,被抬高到了300万元,利润肯定非常高,首件拍卖物开门红。
张峰惊讶于这样的暴利。
李清笑盈盈地恭喜了最终得胜者后便继续说道:“现在开始拍卖第二件。东汉越窑瓷壶。拍卖起价200万元。”
话音落下,有服务员捧着托盘上来。上面照旧盖着红丝绸,还是由李清掀开了红丝绸。
只见这件瓷壶通体黄绿,高20厘米、壶口极大、宛如一个盘口。瓷壶的壶肩处,有两个半耳环。
十几秒钟后,立即有人举牌了。
张峰看明白了,拍卖活动最忌冷场,确实需要有事先安排好的‘托’来激活气氛,有些人会被热烈的拍卖气氛感染,从而激情跟进喊价。
“210万元。”举牌的人喊道。
“215万元。”立马有人跟着喊。
“220万元。”再有人进行加价,但每次加价的幅度并不大。
看到张峰对这样的拍卖物还是不感兴趣,慕容平便又开始挑起李清的话题。
看到张峰对这样的拍卖物还是不感兴趣,慕容平便又开始挑起话题:“李清脸蛋漂亮、性感火辣,身材凹凸有致、经济基础丰厚,但婚姻却不太顺利,已经有过三段婚姻。”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个帅哥。美女配帅哥,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婚后这名帅哥无所事事、空虚无聊,竟然吸毒成瘾,为了名声和自已身体健康,李清以离婚收场。
“她的第二任丈夫是个本分人,他可以不在意李清在婚前与其它男人勾三搭四,但不允许她婚后照样如此。”
“李清安分了几个月,后来便旧态复发,二人经常吵架,最终又是离婚收场。”
精品都市小说 仕途紅人-第328章拍賣會內幕熱推
“她的第三任丈夫倒是没有不良嗜好,也不介意她婚后继续到处潇洒,他奉行的是平时各玩各的、节假日双方在长辈面前保持恩爱状况的生活方式。”
“不过不幸的是,有一天他从夜店回来,喝的有些迷糊的他被一辆醉驾的汽车直接撞死了。”
“年轻的李清总不能一直守寡吧,虽然她的身边从来不缺男人,无所谓找不找对象,无所谓结不结婚。”
“只是她的父母不是这么考虑的,按照他们的传统观念,女人总是要有个完整的家,于是后来又给她张罗了一个对象,这就是施长华。”
“施长华一直在紫华集团上班,人缘关系不错,深受他的上司喜欢,知道他出身农村,经济条件不好,目前还单着,便开始牵线让李清与施长华认识。”
“施长华长的一表人材、富有男人味、性格沉稳,李清倒是一眼便看中了他。”
“李清长的性感漂亮,对于男人当然有着足够的吸引力,再说施长华深知没有一定经济基础无法在城市里享受生活,他明白要想获得必需要有付出,于是二人便开始谈起恋爱。”
张峰好奇地问道:“慕容平,你怎么如此清楚李清的情况?”
慕容平笑道:“李风是四海会的副会长,我家老头子也是四海会的副会长,二人关系不好也不坏,当然会打听互相的情况。”
“要知道,有些人搜集情报的能力并不比相关部门的专业人员差。”
“李风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李华是做化妆品生产和销售生意的。”
四海会?张峰又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他本想向慕容平打听这个组织的具体情况。
只是在二人小声交谈时,拍卖大厅里轮流举牌加价,这件拍卖品的价格一路往上,很快到了400万元。
“410万元。”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张峰抬头看了看,果然是孙永在举牌竞价。
熱門都市小說 仕途紅人 ptt-第328章拍賣會內幕熱推
“420万元。”张峰心里一动,示意秦丰举牌喊价,秦丰这次直接加价10万元,从拍卖会开始到现在为止,算是加价幅度最大的。
说实话,420万元,已经超过拍卖起价220万元,绝对算是一个高价了,为此不再有人继续跟着加价。
李清大概也满意于这个价格,并没有进行继续加价的鼓动,而是喊道:“420万元,第一次;420万元,第二次。”
没有等到李清喊出“420万元,第三次”孙永的声音再次响起:“421万元。”
才加价1万元?大家都疑惑地看向举牌喊价的孙永。虽然这样的加价不违反拍卖规定,但实在是加价太小了。
只见孙永用挑衅的目光看向秦丰,似乎在示威,又似乎在发泄不满。
坐在张峰身边的慕容平不是傻瓜,他皱了皱眉头问道:“张峰,这人与秦丰有矛盾?”
面对慕容平的疑惑,张峰淡然地回应道:“他叫孙永,我、秦丰都与他有些矛盾,说来话长。”
秦丰这次举牌喊道:“450万元。”
这次秦丰竟然直接加价30万元!再次打破加价幅度,有钱真是可以任性。
“451万元。”孙永立即举牌喊道,似乎与秦丰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