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三百九十章你怕什麼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果然能够让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有任何触动的都是他心里面最重要的那个女人,他什么都没有做,不过只是跟南意棠打个招呼而已,南意扬就已经着急成这个样子,好像生怕他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丑恶全都堕落在南意棠的面前,打破这样美好的假象。
“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跟明涵哥哥说话呀?你都不叫我,我跟明涵哥哥好多年没有见面了。”
南意棠现在的世界,一切都是被美化的,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各怀心思,也没有看出南意扬的心虚和夏明涵的算计。
“他还有事情,原本就是着急的过来跟我商量的,他马上就要赶回去,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呢,你去跟小狗玩,哥哥,有事跟他说。”
“明涵哥哥,这么着急要走吗?你现在是回国工作了吗?以后有时间常到家里来玩啊。”
南意棠小时候的玩伴也就这么几个,她现在一个人被关在家里面,也着实觉得很无聊,虽然有这些宠物相伴,但是时间长了,也还是会受不了,有一个人能够过来说说话,自然是好的,跟夏明涵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见过了,他也想知道这些年他在外面生活的如何。
“好的。只要你们欢迎,我随时可以过来。”
南意棠觉得夏明涵的回答似乎有些奇怪,但也没琢磨出来,因为南意扬摸了摸她的头,不给她胡思乱想的时间。
“你听话,在这里乖乖的等哥哥过来,哥哥有点事情,马上回来。”
“好。”南意棠点了点头,看着夏明涵带着人走了,心里面还觉得有些奇怪,但此刻她心思单纯,并没有那么多对于外界的戒备,看到小狗在自己的腿边绕来绕去,还扯着她的裤脚,催促着她陪他们玩,她便蹲下身子,依旧沉浸在她的快乐中。
南意扬把夏明涵拉到了,确定南意棠看不到的地方,便拽着人的衣领把人压在了墙角,目光阴沉地盯着他,“夏明涵,你想搞什么?在南医堂的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你是活腻了吗?”
“我没有想做什么?只是你妹妹恰巧看到了我,我跟他打个招呼而已,如果我什么都不说,看到她就跑,她才会更加容易起疑心,不是吗?”
“从今往后,你不许再到这个地方来,不许再跟他见面,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个地方,听到了吗?”
南意扬松开了夏明涵,把人往旁边一推,像是在推走什么,自己不想要的垃圾一样。
看到南意扬冷淡的神色,夏明涵蹙了蹙眉头,开口想要说什么,但还是闭了嘴,转身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路过那片草地,看到南意棠躺在草地上,旁边有两只小狗围在她的脸颊旁,在舔着她的脸,或许是因为有些痒,南意棠一直在笑着,伸手抓住了一只小狗,搂在怀里,使劲的撸着它的毛,开心的很。
南意棠,你笑得这样开心,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满足,可是如果你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做了什么,你还能笑得出来吗?
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南意棠,夏明涵只觉得她可怜而已,什么都忘记了,被司仪的改变成别人想要的样子,如同一个傀儡一样,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那么骄傲的南意棠又怎么会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呢?
南意棠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头发现是夏明涵在看着自己便站起身朝他跑了过来。
精彩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三百九十章你怕什麼展示
“明涵哥哥,你要走了吗?哥哥呢?没有跟你一起吗?”
“我在这里,找我吗?”南意扬立即就走了过来,完全不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站在南意棠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跟宣示主权一样,再看向夏明涵的时候,暮光里的冷意,带着淡淡的警告,不许他胡言乱语。
“路上小心。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那我先走了。”
“明涵哥哥,这么快就要走吗?不能留下来跟我们一块玩吗?吃过晚饭再走吧!你出过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
“以后我都会在这里,你要想见我,随时可以见,不着急,今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南意棠有些失望,但也不能强留,便挥手和他说再见。
“怎么又不开心了?有哥哥在这里陪你不好吗?非要让别人留下来。”
“可是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实在是太冷清了。”
“家里这么多小狗,天天吵吵嚷嚷的,你还觉得冷清啊?不够的话,不如哥哥再给你买几只猫回来?”
南意棠看着满地跑的小狗,立即摇头,“不要不要,家里的狗已经够多了昂,不过来了,你要是再买猫的话,要把家里变成动物园啊,我可没有那么多精力照顾这么多小动物。”
“哥哥就是要你没有精力去想别人,哥哥要你只想我一个人,你无聊的时候不是还有哥哥在旁边陪你说话吗?有哥哥还不够吗?”
“可是哥哥,难道我们要一直闷在屋子里面不出门吗?”南意棠也回来好几天了,现在的她还没有工作,也不用上学,基本上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剩下的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打发,久而久之,便觉得很无聊。
“你想出去玩,是不是和明天哥哥带你出去玩?你想去哪里都行。上次你出院的时候说要去游乐园的,那明天我们就去游乐场好不好?”
“好,只要能出门就行,我不想再闷在家里了,都要发霉了。”
“哥哥带你出去,但是你一定要紧紧的跟在哥哥身边,不能跟哥哥分开,知道吗?”
如果可以的话,南意扬是真的很想每天都把南意棠锁在自己的身边的,这样就不会有别人找到他,他也不会有任何机会被别人抢走了,可是不行,南意棠原本就是闷不住的性子。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难道还怕我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