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天下無雙 風雲亂舞-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千古名篇展示

三國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三國之天下無雙三国之天下无双
甚至最后一句,天下归心,也被曹操改成了天下归汉。
没办法,这或许是曹操如今和历史上的那个曹操心境不一样了。
同时他也没有成为一统天下的诸侯,没有了那种雄心壮志。
如今又成为了刘争的臣子,自然要有一个臣子的觉悟。
要是真按照历史上那样说的话。
可就是大不敬的话胃,那样很容易引起刘争的忌惮。
写诗惹来一身骚,可不是聪明的曹操会做的事情。
一首短歌行说完,立刻引来周边众多文人称赞。
郭嘉第一个开口。
“孟德兄,好文采!一首短歌行,足以证明孟德兄文采非凡。”
“这诗酒情怀,也就只有孟德兄能描绘出来了,还是这三粮液最是令我喜欢啊,逢喜事要有酒,遇丧事也要有酒,可在酒里畅意肆谈,可在酒里苦闷消愁。孟德兄的短歌行就如一杯清酒,有志者喝了,气概山兮;有情者喝了,缠绵悱恻;淡泊者喝到,只求安生;功利者喝到,心头清淡。”
“奉孝,自愧不如啊。”
郭嘉虽然聪明,但他的聪明之处并非用在写诗作词上。
虽说他不擅长做诗,可鉴别一下别人写的诗词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像现在曹操所做的这首短歌行,让人一听就知道蕴含丰富的内容。
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虽说历史上的郭嘉和曹操,二人很看对眼。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天下無雙》-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千古名篇展示
不过在如今他们之间的交集并不多。
一方面是刘争刻意为之,另外一方面也是曹操,很少在建邺城出现,所以郭嘉就算想要跟他来往也没有机会。
如今听见曹操的诗词后,郭嘉对曹操此人倒是又多了几分看法。
虽然他不认为曹操的统兵能力有多强,不过他写诗的能力倒是比他要厉害几分。
其他人也陆续点评了一番,曹操这首诗词。
大多都是夸赞。
当然此刻也有许多自觉才气惊人,不服气的站出来。
随口做了一首自己的诗词,想要跟曹操的媲美。
不过诗词一出,却都没能够比得上曹操这首诗。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天下無雙討論-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千古名篇閲讀
一时之间大家争相开口,说出自己的创作。
不管好坏能够在这样的一次盛会上说出自己的作品,多少也能够流传出去。
也是一种炫耀的资本。
不过,也有一些人创作的诗词歌赋,算是上佳之作。
等到众人兴致都差不多了后。
一旁的郭嘉突然话锋一转,冲着主位上的刘争看了过来。
“陛下,你看我们都已经说出了自己的佳作,陛下,有没有兴趣也来创作一首?”
刘争的文化水平怎么样?
其实在场有些人是知道的。
当初刘争在长沙郡的阅军楼上,就说出了几句令人震惊的话。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时这句话就被广为流传。
郭嘉和周瑜都一度奉刘争为偶像。
所以郭嘉才想要再看看刘争,是否还能够说出这种警示名言。
刘争本来是没打算开口的。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三國之天下無雙笔趣-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千古名篇讀書
不过看到郭嘉提议之后,又有其他几人争相附和。
都催促着刘争亮一手。
众星捧月的拥簇,让刘争继续推辞也就不好意思了。
况且他心中还正好有一首千古名篇。
想说给大家听一听。
此时此景此地。
曾经有一位历史天才人物,在这个地方写下过一篇千古传诵的佳作。
这首千古名篇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厉害到,华夏历史几千年,各领风骚数百年,诞生的千古佳作不计其数,但是能够与此文一比的,还真是屈指可数,甚至没有。
号称千古第一名篇。
这篇文就叫《滕王阁序》
前世的刘争本就是这个地方的人,而这篇文章又是九年义务教育里的通篇背诵,也是刘争最为喜欢的一篇文章,就算如今过去了十几年,刘争也依然能够一个字一个字的背诵出来。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
刘争一开口,就直接将这豫章郡吹上了天。
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振。
不过,滕王阁序毕竟太过于长,其中还有几句话是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所以刘争直接略过,继续往下说。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一番华丽的辞藻堆砌的词句,让本来就已经十分震惊的众人,一时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两段描述,从上到下,由近及远,动静结合,绘声绘色,从自然风光到人文景观,可谓是全方位三百六十度展现出了豫章郡南昌城的繁华和秀丽啊。
在场的众人中,就连一向自诩文采不错的曹操,在听见了刘争这番描述之后,都睁大了眼睛。
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整个人痴痴的站在。
可曹操此刻也没有说话,倒不是他不愿意啊开口,而是他知道,刘争还没有说完,他的话还有后续。
果然,刘争接着又说。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